影評:新世紀福音戰士

新世紀福音戰士出現在 Netflix 引起了一陣討論,但其實四年前我就把 TV 版還有舊劇場版看完了,只能說震驚,然後就是看不懂XD

2015 年我看了新世紀福音戰士,好險沒有使徒襲來

新世紀福音戰士大量用全版文字配上黑色背景,強烈的衝擊也影響著其後的動漫,火鳳燎原也經常使用此表達方式。

作者陳某真的很厲害,犀利的字詞,刻入心中

關於事件發生的時間軸可以參考這部影片說明:

但其實世界觀並不是這部作品的重心,而是人物內心的剖析,包含對於自己以及他人的關係,換句話說:對於孤獨的看法。

TV 版三位主角 惣流·明日香·蘭格、碇真嗣、綾波零

明日香需要靠著卓越的自己來建立自信,換句話說:比較,從小優秀的明日香,碰上了同步率更高的碇真嗣,自信逐漸瓦解,再加上無法確實擊退使徒,不斷懷疑自己存在的意義,最終讓明日香崩潰。比較不會帶來真正的自信,這點也是很多人的盲點。

碇真嗣始終把自己蒙蔽起來,逃避著使命,卻又自己回來接受使命,矛盾地活著,身為青少年對於女性有幻想,算是他最接近男孩的一面。面對不熟悉的父親,一方面想獲得認可,一方面卻又無法忘懷死去的母親,認為父親就是兇手,而且還跟零走那麼近XD TV 版最後兩話有點類似告解的橋段,讓自已與自己和解,這也是我們也需要的過程,認識到自己的缺陷,接受自己的不美好,我們都是凡人。

綾波零白紙一般的女孩,沈默寡言,聽從命令,聽到碇真嗣的戀母告白?後有些變化,稍微有人性了點。但其實很多人都跟零一樣,從小服從權威,聽媽媽的話、老師的話、主管的話、伴侶的話,各種權威主持了自己的一生。

動畫美學十分強烈,各種符號不斷加深故事的神祕性

人類補完計劃其實就是消滅所有人類,融合成一團液體,彼此再沒有界線,心靈相通,將人類從原罪中解脫,成為完人。聽起來美好的理想國,卻也是抹滅人性的存在。其實佛教中也有類似的概念:不喜不憂

若了知無我,
有如是人者,
聞有法不喜,
無法亦不憂。

──大智度論卷二六.釋初品中十八不共法 

一個人如果徹底明白了「無我」的道理,聽到說「有」,不會喜形於色,或聽說「無」,也不致憂愁恐慌。開心的對立面是難過,沒有難過就不會有開心,如同一面平靜的湖水,無一絲波動,這種狀況其實是平靜的喜悅,也是佛教追求的境界,將俗事放下。

雖然我也很欣賞佛教理論,本身也讀了不少經典,對於四大皆空,卻也沒有特別嚮往。我更喜歡蔡康永談論人生:

人生可以没有意義,可是很值得活

人生固然有許多難過的事情,但也有不少有趣的事情,全看你如何解釋這一切。佛教中其實也有類似的概念:「空即是色,色即是空。」,色並不是色情,而是外在的形式,本質都是空,唯有看破虛假的表面,才能了解事物真實的本質。當你看破了色,快樂的事、悲傷的事,或許本質相同,只是你被虛假的表面蒙蔽了。

駕著機器人的少年,日本的國中生絕對是世界最強的國中生
「 但是, 我想再一次的面對它(指用絕對領域將一體化的人類再次變回千千萬萬個擁有形體的不同個體)。 因為我想那個時候的感覺會是真實的。」

期待著新世紀福音戰士的最終作,2020 年以一次完成人類補完計劃,希望世界沒有毀滅,也希望台灣大選是好結果。

主題曲非常好聽!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More to explorer

Close Menu